这件艺术品打满了“马赛克”,却藏下了一整个世界

2020-05-07

——

编辑 | Jasmine  文 | Jasmine



就像真正的高手都大隐隐于世,要说哪种古董珠宝最低调、奢华,甚至一掠而过时最容易被人忽略,那马赛克工艺绝对可以排得上前三。

正如马赛克的名字“mosaic”。

寓意着“值得静思,需要耐心的艺术工作”,源于掌管科学及诗歌艺术的女神之名“Musa”。

这门古老的工艺,一直到今天依旧是最能诠释等待的意义,和让人们赞叹手工艺之美的珠宝艺术之一。

公元前3000多年在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就出现了马赛克装饰的墙壁。

而在公元前3世纪的西西里岛,人们进一步用马赛克工艺装饰建筑。

尽管当时的工艺尚未到出神入化的程度,但这些拼组的玻璃或大理石碎片五颜六色,带着西西里的热带浪漫,不久便传到了古希腊。

庞贝城遗址中的马赛克作品


《伊索斯会战 Issus》


罗马时期的马赛克以希腊神话为题材,又由于马赛克工艺需要极高的手艺与才华,所以拥有马赛克装饰的建筑,一度成为了罗马富人们财力的象征。

恰逢此时罗马帝国对基督教严格打击,再加上罗马民众识字者甚少,于是传教者想出了一个好办法——用马赛克工艺制作出宗教拼贴画,便于传教。

早期用于传教的马赛克画用色低沉,带有当时宗教浓重的神秘感。

除了宗教题材以外,自然主义风格的作品也并不少见。

这是意大利南部塔伦图姆一种具有几何图案的罗马马赛克地板,时间是公元2世纪。现保存在意大利塔兰托国家考古博物馆。

随后的马赛克艺术在传播宗教的使命感下,变得更加精湛细腻,一度达到了它的黄金时期。

圣彼得大教堂的马赛克画作

公元527-565年间,拜占庭帝国随之建立。君士坦丁大帝让基督教合法化,宗教抛却了地下属性,马赛克工艺也得以大放异彩。

这个时期的马赛克工艺颜色更加的丰富大胆,甚至与大量的金箔一起运用。

画面之繁杂、画幅之庞大、风格之华丽,都令人称奇。

威尼斯圣马可教堂

用马赛克装饰墙壁变得日益盛行。

在意大利的拉文纳,有8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和5-6世纪时期马赛克装饰的教堂和纪念碑。而拉文纳也被大家称为马赛克之城。

这些古老的墙壁至今仍诉说着当时基督徒的虔诚信仰,每当我们抬起头仰望它们的时候,似乎都还能从其中感受到穿越千年的神圣。

拉文纳圣维塔莱的马赛克墙壁上的唱诗班

然而艺术的发展往往总是紧跟历史的脚步,1453年君士坦丁堡陷落,拜占庭帝国覆灭。

古罗马和希腊的文化流入意大利,直接促进了欧洲多种艺术形式的兴起,文艺复兴时期文化艺术发展迅猛,而马赛克艺术却陷入沉寂。

直到18世纪,一种全新的工艺让马赛克再次出现在人们眼前。

著名的艺术家Cesare Aguatti 和Giacomo Raffaeli发明了一种新的技术,让他们可以制作小于1毫米直径的微型镶嵌片,这就是我们常说的微镶马赛克。

这些镶嵌片利用珐琅制成,由高温将玻璃融化成浆,把它们交融、拼接、烧结,冷却后切割成小的镶嵌片砖块。

然后对砖块尺寸进行缩小,并且颜色选择空间更大,色调增至超过一万种。

和传统的马赛克工艺相比,微镶马赛克工艺制作的马赛克片极其微小纤薄,工匠需要对马赛克图案的每个组成部分进行精细加工。

这整个过程里要耗费极多的时间,且每一步都只能通过工匠的肉眼手工完成。

许多微镶马赛克图片描绘了古老的意大利地标或自然景观,例如动植物。

镶嵌的匠人不仅得要镶嵌技艺高超,还必须得有一定程度的艺术修养,才能完美把握颜色和形状的组合效果。

“觉醒”中位于微物之神展区的这件马赛克胸针。

用黑色玛瑙做底,珐琅嵌片制作出颜色过渡柔缓的花团,沉默的躺在几件钻石珠宝中间。

乍见不是最闪耀的那个,但却绝对可说是最独特的一个。

当把花朵无限放大,每一颗嵌片的纹理都展现无遗,让我们惊叹于小小的它其中蕴含的丰富世界。

它绝不是简简单单的碎片拼凑,更不仅仅是我们理解的将影像特定区域的色阶细节劣化并造成色块打乱的效果。

而是通过色调深浅、结构分解、纹理走势、镶嵌技法,赋予原料新的形式和内涵。

微镶马赛克延续传统美感的同时,也为马赛克艺术注入了新的生命力。

根据美国宝石学院的数据,一平方英寸的微镶嵌珠宝可以镶嵌多达1400件镶嵌物。

穆拉夫斯基说,有些可以有多达3,000至4,000,但大多数是由数百片镶嵌的苔藓植物组成。

一花一世界,方寸之间自有天地,它如此含蓄、深沉,又如此变化万千。

或许这就是微镶马赛克的深意,它让我们感受到破碎中的完美。

如果说很多的珠宝上的宝石是大自然造就的、无可比拟的鬼斧神工,那么马赛克的极致之美,则来自珠宝艺术大师的精雕细琢。

那每一颗小小的嵌片上都倾注着他们的热情和生命,压上青春、用肉眼的极限,紧追着时间的针脚,一分一寸的拼凑出花花万物。

斯人已逝,但这些艺术品在时间的长河中永恒。带着他们生命的底色,骄傲的在无数浑然天成的珠宝中依旧熠熠生光。

而在这个宝石的造假技术都不断更迭的时代,马赛克仿佛也成了与“一切皆可工业化”对抗的反叛者。

这个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一样的叶子,同样没有两件完全相同的马赛克。

而这件小小的珠宝,也像小小的你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