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今天不爬山,带你看看珠宝背后「隐秘的角落」

2020-07-09

——

文 | WeiWei   编辑 | Jasmine


亲爱的朋友们,截止到今天,“觉醒:文艺复兴至20世纪的宫廷珍宝”展已经在深圳市当代艺术与城市规划馆展出201天啦,而距离7月19日闭展,只剩下最后10天啦!

在展览期间我们一起携手留下了很多难忘的回忆,最后10天,让我们一起珍惜每个相遇。
再见之前,再度拥抱。

我们在展厅翘首期待着每个可爱的你的到来。

大家看到这个标题是不是背后一股凉意(别误会,我故意的),稳住别慌,我们不爬山,今天小编推送的是一篇满满的福利帖,给大家养养眼哈!

博物馆里的珍宝都是四周打上光给你展现最璀璨夺目的一面,可你有注意到藏在阴影里的部分吗?阴影里又有什么呢? 

约从1860年起,亦即美术工艺(Arts and Crafts)和新艺术风格时期(Art Nouveau)期间,珠宝工匠开始在作品加上签名,但并不算常见。顶尖珠宝商以至小作坊也开始在珠宝刻上自己专属的印记,那是20世纪以后的事了。附签名的珠宝比没有签名的珠宝价值更高吗?若是顶级工匠之作,他们的签名可是能使珠宝升值一倍,三倍,甚至是更高的差距!

比如珠宝来自高级品牌——如卡地亚(Cartier)、梵克雅宝(Van Cleef & Arpels)、CHAUMET尚美巴黎的二十世纪珠宝,它们上面的签名就代表着不论在设计、宝石质量以及制造工艺方面都是出类拔萃的“业界精英”。 今天就带你一起来看看展品藏在聚光灯背后,签名这个小细节: 首先进场的是广为人知的高定精英队(排名不分先后,各个都是大佬)(恭敬地抱拳)。

1847年成立于法国巴黎的卡地亚,是历史中最为重要的珠宝商,卡地亚的历史就是19、20世纪珠宝的艺术史。被冠为“皇帝的珠宝商,珠宝商的皇帝”的卡地亚创造了很多帝王储藏室中令人垂涎欲滴的珍宝,这件黄金晚装包就是卡地亚在20世纪50年代的重要作品之一。

制作者把黄金作为肆意挥洒灵感的画布,将近两万次无比精准、果断地下刀,錾刻出的流畅精美的主题图案。盒内的签名——“卡地亚 巴黎045653”更像是打上了质检章,代表了那个时代珠宝制作技术的巅峰。 这里还有一只包,每次讲起它的故事小编都自动脑补《名利场》的bgm…

CHAUMET尚美为阿兰·德·罗斯柴尔德男爵夫人定制了这套角落里刻着“CHAUMET PARIS·1733”的奢华三色金编织金包,当初的商品发表显示尚美团队制作这只金包花费了整整三年。这个金包陪伴了罗斯柴尔德夫人一生,见证了无数次的热闹辉煌和觥筹交错。

CHAUMET尚美巴黎创始于1780年,是被誉为“蓝血贵族”的拿破仑御用珠宝。历经十二代大师的薪火传承,承载两个多世纪的历史底蕴,CHAUMET始终如真正贵族般低调内敛,被业界视为“低调隐奢”的代表品牌。

这只1950年就已经停产的Ludo手镯是梵克雅宝的“秘宝”,运用的是梵克雅宝的隐密式镶嵌。别看是梵克雅宝的独家工艺,在当时他们内部也只有两三个人才能做,还被誉为“金手指”。 

雷内·博文(René Boivin)的海星是20世纪最著名的珠宝设计之一。不同寻常的配色,栩栩如生的造型,以及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海洋生物可以随波而动,这枚海星也可以灵活地摆动,这些都使得海星成为雷内·博文的经典作品,并把这个已成为历史的品牌带到当代人的眼前。

讲完精英,是时候请出“珠宝界的迈巴赫”了…

布契拉提(Buccellati)在“一战”之后的1919年于米兰创立,品牌创始人马里奥·布契拉提(Mario Buccellati)因为技艺高超,还曾被赐予了一个外号叫“意大利的“金艺王子”,也正是他奠定了我们今天看到的布契拉提风格。

这个时期,新艺术风格已经开始落幕,装饰艺术风格初现端倪,马里奥的作品很少跟随时尚,他研究各个时期被人遗忘的宝石技艺,同时,也不满足于复制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的珠宝风格。

他对于各种丝绸织物、珍贵锦缎、威尼斯花边的兴趣,促使他融合各种风格,结合雕刻和镶嵌技艺,创造出布契拉提精湛的独门秘诀——织纹雕金工艺。  整个手镯由黄金制成,采用布切拉提丝绸雕刻工艺,手镯上有白金的蔷薇花饰图案,采用镂空雕刻并镶嵌钻石,中心镶嵌红宝石。用雕刻刀线状地一条条雕刻黄金,呈现出美感与光泽。 “M.Buccellati”就是马里奥·布契拉提的经典签名。

虎父能有犬子嘛?马里奥的儿子中,吉安马里亚是妥妥继承了马里奥的工艺的那个“别人家的孩子”。自幼跟着父亲耳濡目染,通过观察父亲每日的工作学习熟悉了材料里的各种宝石金属和技艺里的每一个步骤。十四岁的我还没弄明白到底什么是明媚的忧伤,吉安马里亚就已经从普通学徒最卑微的工作做起,快速成长为布契拉提里继马里奥之后的又一位大师。 
这个布契拉提的金包见证了如今已经不复存在的一种奢华风尚——在20世纪早期,出席晚宴的交际花们会手握这样一只金包。

这是一件十分“布契拉提”风格的手镯,整体打磨成丝绸质地的黄金,十一颗蓝宝石镶嵌在蔷薇形的白金底座上,雍容精致的同时又有明亮轻盈的气质。除了签名不同于父亲,吉安马里亚成熟阶段的作品在秉承其父亲的美学标准的同时,他在设计图案和搭配宝石上找到了自己更纯净的灵感。 

接着,我们就要好好聊聊相对前面那几家稍显小众但业内口碑相当高的历史名家们了! 文艺复兴开始之前,艺术家的地位与如今的概念相差甚远,艺术家仍被视为手工艺者,但里面很多都是大师级的人物,只是他们都是匿名的状态。所以接下来你即将看到的都是一些签名

本身就是珍品的大宝贝儿!别眨眼… 

包治百病,还是先讲包。

拉克罗什兄弟(Lacloche Frères)是那个时代最为才华横溢的珠宝巨匠之一。他们的作品天马行空、精美绝伦,从威尔士王子到摩纳哥王妃,珠宝大师俘获了多少颗爱美的心。遗憾的是,这个曾经辉煌的品牌却在1929年分崩离析了。

1920年制作的这只金包讲述了罗马神话中勇敢的阿拉克涅,敢与智慧女神密涅瓦挑战织布技巧,因此被惩罚变为一只蜘蛛,织一张永远织不完的网。这只金包上的蜘蛛由钻石、珍珠和铂金制成,它也是艺术家的象征——他就是因创造的野心而受罚的阿拉克涅。 

你看到这只玲珑小金包上的“Lacloche Frères”的标记了吗?

那个时候的艺术题材丰富多样,新艺术风格大师卢西安·盖拉德就偏爱使用牛角、象牙来诠释对自然世界各个方面的探索,展现花卉和树叶图案的空灵之美。这个头簪每个部分都极其精美、纤细,大师的签名自然地融入到作品表达的毫无人工痕迹的自然之美。 

有的前浪是不可能被拍在沙滩上的——安德烈·奥科克(Andre Aucoc)是新艺术风格代表人物勒内·拉利克(René Lalique)的老师,从1874年到1876年,勒内·拉利克是奥科克的学徒。他们都是新艺术风格的一代巨匠,整个欧洲对美的感知,被他们影响了一百多年。

这只有他签名的糖果盒制作于巴黎的珠宝圣地——和平街6号(如今是珠宝品牌蒂芙尼法国店所在地)奥科克的工作室中。奥科克在19世纪中叶至19世纪末是专为路易·菲利普国王、拿破仑三世和欧仁妮皇后制作作品的大师级金匠。

来自法国的古老珠宝品牌麦兰瑞Mellerio,自1613年品牌创立以来已经有着400年历史的经典传承,14代麦兰瑞珠宝人的薪火传承,已然成为世界上最为古老的珠宝品牌之一。麦兰瑞家族的第一位皇室客户是“断头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18世纪末,麦兰瑞家族为玛丽·安托瓦内特王后设计了一款由七个刻有浮雕并镶嵌着红宝石的贝壳制成的手镯,这件迷人的艺术品在当时引发了极大的关注。

这只香精瓶是麦兰瑞为马蒂尔德公主所制作。马蒂尔德公主和麦兰瑞关系极其密切,她常常自己指导麦兰瑞的设计师为她设计珠宝。这只香精瓶的瓶盖是一个金质的冠冕,可直接追溯至拿破仑三世的皇冠。拿破仑三世的冠冕由八只金鹰、八片棕榈叶、数千颗钻石和几十颗祖母绿构成。欧仁妮皇后的后冠基本与王冠类似,只是规格较小,现在收藏于卢浮宫。这个冠冕造型的香精瓶,也属皇室珍品,这一藏品保存的纸牌标签“434”是拿破仑宫廷收藏的编号。

末了,让我们看一个更更隐秘的角落。
我们眼前所见的这一枚新古典主义晚期风格肖像钻石正是亚历山大一世于1809年送给叶卡捷琳娜·帕夫洛芙娜女大公婚礼的礼物。她是亚历山大一世最挚爱的妹妹。
这枚肖像钻石应属圣彼得堡的皇家珠宝商杜弗的作品,杜弗是叶卡捷琳娜二世桂冠的制作者,被称为“皇冠上的珠宝商”。但这枚极其难得的肖像钻石上除了背后有一串无解的数字就剩下粗糙打磨过的印迹了,签名、寄语啥也找不到!

老工匠们相信“上帝会看见每件珠宝的背面”,我相信杜弗老先生他也一定是相信的。所以小编大胆推测了一下,这粗糙的打磨痕迹是为了抹去一些只属于兄妹间的秘密…毕竟在摄影术发明之前,将所爱之人的肖像封存于贴身首饰之中,是流行于欧洲的风尚。而肖像钻石是这一领域的极品,意味着极致的奢华和浓烈至极的情感。越说越觉得自己逻辑满分….. 不知不觉带着大家看了这么多隐秘的角落,其实就想带大家看看研究一件艺术品的过程就像是试图解开一个被尘封的谜题,而艺术品上的作者签名总是你想找到的第一块拼图线索,但也并不是唯一的线索。


站在艺术品面前的你可能没有办法在博物馆里一次性就看到它的方方面面,但也完全不影响你因为它的独特驻足~


返回顶部